• 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

    App

    扫码下载APP

  • 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投稿

  • 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

    登录

  • 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注册

李瑜与谢斐:盛大游戏的“红粉掌门人”
曹彪 10-25 16:074793

众所周知,风云诡谲的互联网历来以男性管理者居多,网络游戏更是如此。

但在盛大游戏历任掌门人中,却有两位“红粉佳人”闯入这个公认“很男人”的领域,一位是陈天桥钦点的首任CEO李瑜,一位是沈国军拉来的现任CEO谢斐。

这两位在盛大游戏扛大旗的女子,不管是穿着打扮还是职场路径,都很像。商海里厮杀,李瑜和谢斐常常以精致的妆容,一身高档的职业套装示人,言谈举止大方优雅,将女性的柔和、优雅发挥得淋漓尽致。

一旦需要出手,手起刀落间,又绝不含糊。可以说,两人都是职场上的“狠角色”。

当李瑜还在盛大任职时,盛大董事长陈天桥在一次讨论会上曾对她说,“李瑜,你学的是心理学和统计学,一个是完全感性的,一个是完全数据的。所以你有这种感性和理性合在一起很好的平衡。”

这样的评价,李瑜是很认可的。在盛大那些年,她的角色就像是一条“鲶鱼”,搅活整盘棋。

2004年万圣节,从微软跳槽到在旅游商务网Expedia担任亚太区项目总监的李瑜,趁着假期回国度假。就是在这期间与陈天桥的见面,拉开了她加盟盛大的序幕。有一天上午,陈天桥约她在盛大办公室见面,期间聊到盛大正打算斥资200亿做亚洲最大规模、最高技术标准的游戏测评中心的事。

听说李瑜曾经在微软负责过游戏测评的事,陈天桥甚是激动,拉着她到楼下的员工饭堂吃饭继续聊,“那次他和我一共聊了3个小时。”李瑜说。

两个月后,李瑜从美国归来加入盛大担任测评中心的总监。

自她加入盛大一年后开始,盛大实现连续13个季度业绩高速增长的亮眼成绩,有了亮眼的业绩加持,陈天桥对她越来越信任,放权也越来越多。在随后的五年里,陈天桥每一年都变换她的职位,她先后出任过商务发展中心总监、18基金总监、游戏事业部副总裁等多个职位。

2008年,当盛大游戏从盛大网络剥离出来,而盛大总裁唐骏又离开盛大时,重担又落在李瑜身上,这一年,她被任命为盛大游戏事业部首席执行官。“对一个有责任心的人,很累很累,天桥把累给了我。”李瑜说。

于是,在盛大游戏登陆纳斯达克一年后,李瑜最终向陈天桥提出了辞职。尽管陈天桥极力挽留,明确表示可以安排她在盛大做更重要的工作,也可以让她在盛大养老。但李瑜意不在此,双方没有谈妥。陈天桥甚至触动妻子去劝说李瑜,最后,李瑜也没有答应留下来。

2010年,这位“红粉掌门人”还是离开了盛大这座高山。离开的时候,她对陈天桥承诺,“不带走一兵一将,一张纸、一个字我都不带走。”

值得一提的是,两人的关系一直非常融洽,在李瑜创办的“优谈网”内测上线当天,陈天桥打来电话祝贺。

创业8年后,李瑜感慨,“女性创业,在一定程度上,你会把身上的阳刚之气逐渐带出来,因为你越来越需要决断力、勇气、魄力,只有这样你才能带领好一个公司。”

相比李瑜这位有陈天桥做“靠山”扶持着一步步登顶的首任掌门人,谢斐这个空降兵的处境就尴尬多了。

空降兵、不懂游戏、不被承认、大股东持续恶斗,每一条都压得谢斐举步维艰。

“对我来说,过去一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在你们看来可能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但事实上,在盛大游戏的这一年多就像一个女人穿着高跟鞋,外面看上去光鲜亮丽,但事实上脚上起了多少泡、什么地方疼就只有自己知道。”谢斐这样感慨执掌盛大游戏的日子。

在加入盛大之前,谢斐跟游戏行业一点都不沾边。据公开资料显示,1976年出生的谢斐,毕业于英国肯特大学工商管理学硕士,曾担任风险投资企业戈壁合伙人有限公司副总裁,专注于TMT行业投资项目,随后加盟国有文化传媒企业华数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担任副总裁,主要负责新媒体业务的全面经营及管理。

“三年前的我,既不在游戏行业,也不太玩游戏,直到我正式加入了盛大游戏。”谢斐也曾这样坦言。

谁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位与游戏不沾边的人竟然成了盛大游戏的掌舵者。

2016年5月19日,盛大游戏宣布,其持股公司亿利盛达已将所持有的9.02%股份及34.38%投票权转让给银泰集团旗下控股企业,同时聘请谢斐出任新的CEO,而盛大游戏原董事长兼CEO张蓥锋则从盛大游戏离开。

如此一来,谢斐作为银泰集团的代表成为盛大游戏的新任CEO。

消息一出,瞬间掀起千层浪。

一部分人开始质疑谢斐这位空降兵的能力,更尴尬的是,谢斐的任命牵引出盛大游戏内部的股权纷争。自从2014年盛大游戏启动私有化以来,历经多次财团变更,大股东之间纷争不断,作为“银泰系代表”接盘的谢斐,日子自然不好过。

果不其然,暴风雨说来就来。走马上任不到一个月,盛大游戏大股东中银绒业发出《致盛大游戏现有管理层公开信》,称未经盛大游戏全体投资人一致同意,盛大游戏的任一投资人、盛大游戏所属任何一家公司都无权变更盛大游戏原有管理架构,包括无权任命和撤换盛大游戏的高层管理人员及变更相关高层管理人员的职责权限。

这意味着,中银绒业并不承认谢斐这位新上任的盛大游戏CEO。

顶着各方压力,谢斐不得不极力周旋,她先是发动“人事动荡”,此举之下张瑾、姚立、朱笑靖等高管纷纷离职,这次大变动被外界解读为“大清洗”。有意思的是,随后她又把谭雁峰、蔡玮、陈浩健等“盛斗士”请回盛大。

经过多番周旋,盛大游戏这场股东层面“资本连续剧”终于在2017年初终结:世纪华通全额收购中银绒业手中的股权,成为盛大游戏的实际控制人。

化解内部纠纷后,谢斐开始向业绩发起冲击,不仅成功续约盛大开山之作《热血传奇》,还牵手腾讯这个昔日竞争对手,双方达成战略合作。

再加上盛大游戏在手游上的“开花”,盛大游戏在营收上终于杀回行业前三甲,仅次于腾讯和网易。

“这一年多的时间,我觉得陪伴盛大游戏成功渡过了一个比较艰难的阶段。这样的结果,我今天总算能够给两群人一个交代:一个是股东,一个是员工。”谢斐终于底气十足地说。

未来的路,依旧任重道远。

相关推荐
互联网金融行业的高光和灰暗
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简史。
携程2018:成本高企质疑不断 近两个季度亏21亿
随着消费者对携程品牌信任度的降低,平台成本费用持续走高,携程的盈利压力越来越大。
为什么三星手机 在中国越来越没存在感了?
每年三星新旗舰发布,就普遍存在“苹果强劲对手”、“安卓最好的手机没有之一”这样的言论,但买的人寥寥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