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

    App

    扫码下载APP

  • 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投稿

  • 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

    登录

  • 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注册

IT领袖峰会:大佬眼中的区块链、独角兽上市和大数据
小小 03-26 10:4321665

深圳的IT领袖峰会已经走到了第10个年头,作为中国互联网巨头汇集深圳的年度节目,深圳及其明星企业腾讯都在竭力招待那些远道而来的大佬们。

在媒体和公众眼中,深圳的IT领袖峰会某种程度上就等同于“BAT的罕见碰头”这样的标签,但今年的这届峰会恐怕要让大家失望了——相比较去年BAT的同台合影,前年马化腾、李彦宏、杨元庆以及如今风口浪尖的贾跃亭四个男人的同台大戏——2018年的深圳IT领袖峰会,前两年的这些热点大佬,只来了马化腾一人。

但本届IT领袖峰会依然有诸多亮点,多位采访对象向凤凰网科技表示,他们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港交所李小加用“钻石王老五寻亲记”来形象得阐述独角兽A股上市的情况;马化腾详细阐述了腾讯布局新零售背后的三大目的;而关于区块链、数据互通,多位大佬也进行了积极的讨论。

谈独角兽A股上市:有了东风,但万事尚未具备

(图注: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

我想讲述一个关于“王老五寻亲记”的故事,其中的角色扮演分别是:王老五——独角兽;新娘——投资者;岳父——监管者;岳母——政府、群众、媒体和专家。

中国内地有了新的创新,CDR方式很好,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抉择——同股不同权(Weighted Voting Right,简称WVR)怎么安排?要不要按照A股市场的逻辑管理他们,还是给一个特殊方式管理?发大发小,股价之间不连通怎么办?就算都解决了,那是要选择谁回来,还是谁都可以呢?

不论是内地市场、香港市场还是美国市场,市场的总体逻辑是不变的。市场逻辑还没能大改的时候,CDR可以小范围试验;如果又想做的很大,又要一切按新逻辑行事,是对全体规则的重大冲击,如果没有准备好就要在某方面有所牺牲。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丁健:

我个人更关注的是中国股市需要在监管以及整体法规方面做好提升,那样才能让股民放心得去买。否则那么多公司回来,真独角兽,假独角兽,股民也搞不清楚,这个是我们最关心的地方。

腾讯公司控股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

当初腾讯上市为什么选择香港?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腾讯唯一的选择就是香港和纳斯达克,投行给的建议是做两手准备,有投行说你们体量这么小,不适合两地上市,因此我们选择了香港。做了个选择,不追求短期利益,用户就在本土市场,虽然当初上市的时候估值很小,但当时感觉无所谓,先上了再说。

我也有在那边(香港)上市,独角兽企业回归A股还是去港股,我两边都支持。

国际著名投资银行家、亚洲投资基金创始合伙人刘二飞:

无论什么样的独角兽或者高科技公司都存在一定的波动性,很多公司上市之后就没了,很多股民赚钱的时候很开心,但是赔了呢?我们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企业能成为独角兽,让国内的股民都能够投资独角兽,但这毕竟刚刚开始,得有个标准,所以一开始要先把一些优秀的独角兽带到市场做视察。

区块链:有巨大价值,但应用还未落地

(图注:美国斯坦福大学讲座教授张首晟)

美国斯坦福大学讲座教授张首晟:

区块链的产生能够产生一个数据市场,我心中理想的未来世界是每人拥有自己的数据,这是完全一种去中心化的储存,这样的话黑客也不可能去黑每个人的个人数据,然后用一些加密的算法,在区块链上面真正实现又保护个人的隐私,又能够做出非常良好的计算。

人工智能需要数据,但数据往往被中心化平台垄断,因而阻碍了创新,加密经济学创造了一个对数据提供者有正确激励机制的数据市场,人工智能能够依赖这个数据市场起飞。在一个公平的数据市场中,数据的价值是通过互熵来衡量。在我们的社会中,有些少数派会遭受歧视,然而在加密数据市场中,他们提供的数据会最受重视,加密经济学能够抵消当前社会经济学中的各种偏见。

清科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倪正东:

区块链是一个技术的方向,区块链从技术上来说到底能够有多大的价值,还是一个问号,可能有巨大的价值,但是今天来说应用还没有落地。我们不否认区块链带来的价值,技术类方面我觉得是非常有价值的,有前景的,但到底多大的前景没有人能知道。

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绝对要接受监管,绝对不是一个自由的世界。政治导向还是要正确的,在区块链领域要坚持党的领导,也要接受监管。数字货币不能是无政府主义,需要政府正确的引导和监督监管。

现在我们都关注实体经济,不管创业还是投资,我觉得区块链本身要创造价值,如果说一个公司发一个币,不知道做什么,突然值几百亿美元,这跟价值创造是完全脱节的。

关于古典投资人的称呼,那只是一个玩笑,或者是为了抢占一个眼球创造一些概念,我相信2018年,99%的项目或者95%的项目还是古典VC做的。

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合伙人阎焱:

区块链是很火,但其实机构投资人参与得非常少,目前很多都是个体行为,ICO在中国大概95%以上都是圈钱的,真正比较大的一线机构投资人其实参与得非常少。这些人说实话能成为一线机构投资人,他不是忽悠来的,人家知道的比你多,见的比你多,读的书比你多,怎么会那么傻,这种人赚钱都是赚智商比你低的人的钱。

数字中国联合会主席吴鹰:

非常关注区块链,已经在此做了一定投资布局,并且投资的三四家公司中已经有13项专利,此前投资的上市公司当中已经2家在做区块链方面的事情。但区块链距离爆发还需要一段时间,整体来看区块链对经济形成直接影响还需要三年左右时间,但某些方面可能会比美国更快。关注艺术品的版权保护方面应用,未来会成立一个专门投资区块链的天使基金。

谈大数据:数据互通的阻碍在于制度而非技术

(从左至右:吴鹰、郭台铭、郭为、阎焱、王坚)

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

数据是数字经济物质的基础,数据既不可以被分享,也不能被开放,但数据的价值可以被分享。Uber、滴滴是人类行为的一次巨大变化,他们到底改变了人的什么东西?其实Uber、滴滴不是在分享车,过去早上从家里出来是跟父母说一声到哪里去,但是有了Uber和滴滴以后,实际上你今天去哪里的这件事情是可以跟一家公司分享的,这是真正改变的东西。

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公司董事长郭为:

从政府角度来看,对数据的价值高度认可,但是在执行过程当中其实难度非常大。数据本身存在着天然的分割,不同人对于数据认知有所不同。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利益分割,由于掌握了数据带来了巨大的利益,一部分人是不愿意释放出来的。如果释放出来,则意味着丧失了特权,这是今天在数据打通过程中最困难的地方。

从当今技术的角度来讲,以我们掌握的技术能力实现数据打通一点问题都没有,不管是传统的技术,还是最新开发的技术。但是这里面最重要的是制度上的障碍。

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

数据的开放是双刃剑,社会数据不应该对所有人开放,因为数据对95%以上的人是无用的,另外还有不到1%的人,数据给到他是对社会有害的。

富士康科技集团董事长郭台铭:

富士康是“3I”(Internet、Intelligence、Information)的人工智慧。工业互联网产生的数据,和一般互联网大数据不同,不能用数学运算来计算,其数据有隐蔽性、资料全面性、低质性和分析手段不同的四个特性——

第一,隐秘性。数据背后之间的物理意义及特征之间的关联性的逻辑不一样,不能用数学运算来算出农业生产跟工业生产;

第二,资料性。要有全面性、细致、结构性的资料;

第三,低质性。传统产业在初期对质量要求很低,工站之间没有连接。而工业互联网时代,从工站到工站之间、厂区到厂区之间、供应商与生产之间、我们跟客户之间,通过联网做到互联互通、分项数据;

第四,分析手段不同。工业互联网强调的是跨学科分析、技术融合的分析、数学跟大数据的分析、机器学习。

谈新零售:腾讯布局新零售背后的三大目的

(图注:腾讯公司控股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

腾讯公司控股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

针对最近几个月来腾讯系(腾讯、京东)大手笔入股永辉、家乐福、海澜之家和步步高,与零售企业展开合作,很多人问我背后的原因,大家都表示看不懂,目前外界没有一个分析师或者评论员把背后的战略布局讲得太到位。

腾讯做这个主要目的是希望微信用户能够和线下越来越多的服务连接。腾讯布局新零售背后一共有三个目的——

首先是微信支付。这得益于智能手机以及运营商4G网络近几年的迅速普及。早在2012年的时候,腾讯就认为二维码这个看似很简单的技术,是连接线上线下的一个重要桥梁。这是最简单的,最容易被消费者认可的方式,已经成为新的中国四大发明之一了。

其次是云。云计算是所有企业都需要做的,如果连接好了就能给企业带来更多商机。

第三点是广告,传统发传单这种地推方式效率太低,通过微信支付结合小程序能够有效提升效率,给腾讯带来更多的广告收入。我们不是做零售,做的是连接、云以及底层服务。腾讯特别看重小程序,零售只是其中之一。

汉能投资集团董事长兼CEO陈宏:

新零售为什么会发展很快?完全取决于支付的成长,像微信支付、支付宝等等,移动互联网的支付手段做得越来越好的时候,它使得很多小额支付有了更多可能性。随着网上流量越来越贵的时候,技术型公司就开始进入传统,产生下沉流量,这也被赋予了新零售的概念。一旦有零售,它就跟支付有关,这就是为什么阿里跟腾讯在这方面都非常积极。

传统零售不像互联网是新生事物,它已经存在很多很多年了,很多是区域型的,有些是专注在某一个领域的。

这种企业要成功,它自己又没有能力去投资大量的IT技术进行改革,第一,它要么就加盟到一个大平台里去,用人家的技术赋能自己;第二,产生并购、合并的机会,区域性的公司、商场完全可以合并起来,产生规模效应,我觉得在这方面,2018年会看到大家对优质线下零售,不管是网点或商超的一些争夺战。

相关推荐
风暴过后的币圈众生相:有人去公海开会,有人想改良ICO
风暴过后的币圈众生相:有人去公海开会,有人想改良ICO
ZIS——打造区块链3.0落地应用时代 用区块链便捷生活每一处角落
2018年9月20日,在广东珠海举行的ZIS全球首款区块链3.0应用Dapp发布会圆满成功,在发布会上ZIS联合创始人钟声灵先生对ZIS的诞生、原理、未来规划、Dapp使用做了简短的介绍。
北京大兴区将成立区块链研究院
大兴区将把区块链技术应用产业作为未来产业重点发展方向,并实行“三个一”战略,借助区块链的技术应用“链”接世界,提升经济发展质量,打造高精尖经济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