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

    App

    扫码下载APP

  • 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投稿

  • 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

    登录

  • 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注册

中国大妈虚拟货币传销记
曹彪 07-17 13:4913278

2013年,“中国大妈”这个特殊群体因为炒黄金一战成名,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炒股票,互联网理财,炒虚拟货币。“大妈”们似乎成为了金融界的弄潮儿。

2017年,区块链成为金融科技领域的新风口,全球数字货币总市值翻了23倍。这个泡沫才刚刚吹起,“大妈军团”便争先恐后拥进币圈。

她们既是新入局的投机者,也是虚拟货币的传销者,更是惊天骗局的受害者!

开普币是一家叫vizionary的公司推广的。2015年,它在一个不太知名的交易所上线,却被说成是最完美的数字货币:未来会超越比特币。

整个5月,我跟访了一个主要由大妈组成的炒币团,就是那些经常出没在澳门、迪拜和巴黎区块链会议上的中国大妈。她们说,只要购买了她们的币,就可以成为亿万富翁。讲课的和听课的,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其中有朝阳大妈、东北大妈,还有怀柔大妈。听起来,这是她们人生最后一次挣大钱的机会了。

一个拉人头的故事

“我×,我竟然能挣到亿万元?”听到自己有机会成为亿万富翁,67岁的老人周永梁很惊讶,他坐在餐厅一角的椅子上,语气里有点自嘲。这是一次币圈拉人头的饭局,从下午3点开始,他们就在恭维周永梁了,男的说他是“北京男人的精华”“爽快”“不是一般的爷们儿”;女的说他是“亲爱的大哥”“特别仗义”“性格好”。

他们主要是由四五十岁的人组成,团队有上线和下线,分工明确,只要拉到人头,就有提成。团队的上线忙着去全国各地参加名目繁多的区块链活动;团队的下线负责在北京拉人头,他们游荡在咖啡馆里,目标主要是老人。

5月15日,北京崇文门附近的一个饭馆,五六个人被于小丽凑到一起。她想要拉老朋友周永梁进来,把他发展成下线,其他人是她找来的说客:住在东四的李伟业,49岁的翡翠商人林怀德,还有在银行上了一辈子班的大妈徐英。他们先是在咖啡馆找了个位置坐下,说了一下午,又转去吃饭。

于小丽46岁了,身材苗条,从背后看上去,会以为她是一个妙龄女郎,但绕到正面,就会看到她脸上挂着超越年龄的苍老。她做过外汇,亏了70万元;后来做云集品,又亏了。这次她盯上了开普币,相信自己“绝对赌对了”,会成为千万或者亿万富翁。

开普币的奖励机制分为1万6千元和4万8千元两个套餐,只要拉到人头,就有提成。于小丽已经成功拉到了59岁的徐英入伙。徐英看起来很淑女、很有涵养,但她不懂开普币是什么,更不懂数字货币和区块链,但她相信于小丽“能成为亿万富翁”的说法,还觉得“百万就行”。

周永梁一直不为所动,他的态度虚虚实实,叫人无法捉摸。有时候说考虑考虑,有时候说他还清醒着。

那天下午,在咖啡馆的时候,他们已经给周永梁讲了数字货币。主讲人是林怀德,当他穷尽口舌时,从外边进来了一位被称为“千万富婆”的气质大妈现身说法。她介绍自己叫王秀红,并且表明自己当初也不懂,只是买了一种数字货币,就赚了几百万元。她还搬出了巴菲特、罗斯柴尔德家族和谷歌搞研发的,为她的币背书。

而其他人巧妙地打着配合,有人说:“数字货币跟那些不一样,为什么?它是去中心的。”还有人说:“只要他入局,可以帮他成为千万富翁”,又有人强调“是亿万富翁!亿万!”

周永梁当时坐在皮沙发上没有表态,第一场谈话无果而终。到饭局上,他们改变了话术,改由李伟业说,其他人配合。在他们眼中,李伟业是“暖男”“数字货币专家”,为这个团队的大爱付出。谈话开始后,李伟业先是介绍了一下自己,说他自己炒币已经赚了1000多万元,在开普币上赚了300多万元。李伟业接着夸周永梁“阅历丰富”“北京纯爷们”,他转而又说“男人要有事业,没有事业的男人一文钱不值”。李伟业越说越激动,他想让周永梁有随时拿出1000万元的魄力。

但周永梁继续绕着走,打马虎眼,一边说着:“转眼就是百年,什么都是浮云,人生就是一笑话”,一边调戏着身边的大妈。

李伟业有点急了,终于说了点实话,他承认这就是传销行业,他说他之前把一个副教授拉入团队,现在这个副教授每周有10万元的收入,李伟业想表明他们的“出现、表现、奉献”。但周永梁说:“洗钱的吧。”李伟业有点生气:“我就给你3天,你不参与我不跟你玩了。”

周永梁仍没有当场决定。

局中更有局中人

在所有人中,林怀德是表现最沉稳的一个人。他今年49岁了,其他人都佩服他,认为他可能成为亿万富翁。因为他非常“懂”数字货币,特别喜欢炫耀自己“研究了2个月”“每天只睡2个小时”。

于小丽就是被他拉进团队的。做开普币之前于小丽接触过云集品,那是另一个拉人头的游戏,她拉了老公的朋友周永梁、服装店老顾客徐英,还有一面之缘的林怀德。前面2个人都参与了,只有林怀德拒绝了。

2017年底,云集品因为涉嫌传销被调查,于小丽、周永梁和徐英的钱被套住。为了这件往事,他们3个人在饭局上还干了一杯。现在,她又反过来被林怀德拉来炒开普币,首先想到的就是再拉上周永梁和徐英。

林怀德没有继续揪着周永梁不放,他希望我加入他的团队。他说,也可以教我自己做团队。他是众人当中逻辑最清楚的一个,说话时喜欢举例子、讲故事。他的讲法跟李伟业他们不一样,因为他表现的目的不是为了拉人头,而是无私分享。他有时候管这叫“大爱”。

林怀德本来是个翡翠商人,在圈里形象非常好,“几千万元的手镯,打个电话就能拿到北京”,当他听朋友说起数字货币后,非常兴奋。那段时间,他认识了住在北京怀柔的王秀红,团队的人叫她王总。在林怀德眼中,王总虽然比他还要大几个月,但看起来很年轻,脸上一点皱纹都没有。而且王总是团队里的一个关键人物,她的故事激动人心:光推广就赚了几百万元;车从宝马换成奔驰,又从奔驰换成宾利。

他一开始也很谨慎,问了一遍又一遍。那时候,王总每次见面都骂他,说他一直在门外面,研究门里面的人干什么。因此他花了2个月时间研究,跑书店买了五六本书,在网上查英文资料,天天学到凌晨4点,最后明白了“真正数字货币的6大属性”。

在林怀德的介绍中,他们的团队和系统是全球最棒的。这里有一个链条:王总是赵总团队的,赵总是华总团队的,华总则是一个非常传奇的人物。在他们的谈话中,华总裁是他们的老大,手下管理着几十个亿万富翁。现在,这个团队开始进军区块链了。

桌上,王总说起她从2014年冬天开始,就成了数字货币的玩家,那段时间,比特币只有2000元,现在已经6万元了。她原本一直“想寻找一个真正的数字货币”,后来加入了这家推广开普币的公司。她经常去境外,和运营开普币的公司高层频繁互动。这次刚刚从香港回来。

她行事总是风风火火,讲话驾轻就熟,行程也安排得很满:5月21日,去迪拜;5月23日,去维也纳。全程公司负责,免费住五星级酒店。接触数字货币后,她一个星期能赚100万元左右,微信里的零钱“今天刚转完银行卡,明天又这么多了”。她叫我看了她的微信钱包,里面有130多万元。

她说有很多六七十岁的大爷和大妈,都被她拉进开普币这个圈子,林怀德和李伟业就是她的下线。其中还有一个大妈,已经71岁了,刚刚去了一趟法国。她还给我看了两段视频,都是她录的。

一段视频中,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短发大妈站在饭桌前讲话:“目前来说,我虽然不是很了解开普币,但到现在为止已经挣了6个24万元。”旁边有人哇的一声,接着掌声响起。

在另一段视频中,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长发大妈,语气激动:“我做了18个平台都赔了,只有开普币赚了,我对开普币非常有信心。”

一次话术训练

针对这些中老年人的话术,也需要精心设计。5月17日,在大望路的一家漫咖啡,我参加了他们的一次培训,王总主讲。咖啡馆人不多,我们围坐在二楼的一张大桌子,王总给大家安排好座位。

她讲话时用了很多反问句,自问自答,强调重点。要义是:所有的钱都是在趋势中诞生的,而开普币是最新的趋势。它是全球通用的货币,专家看好它,把它命名为第二代加密数字货币,而且有一家很厉害的公司在全球推广它,已经覆盖了190多个国家,现在正是进入的好时机。

她们既是新入局的投机者,也是虚拟货币的传销者,更是惊天骗局的受害者!

讲座最精彩的地方是介绍团队拉人头的结构,那是一个层层嵌套的数学迷宫,假如相信她的话,拉几个人就可以回本了。她告诉大家,首先要成为会员,购买公司的开普币套餐。王秀红时不时环视一周,学员们听得很认真。学员主要是5个东北大妈,她们今天来学怎么拉人头。

王总教导她们,讲者得天下,要成为领导人就要敢讲,要把这一套方法天天跟人讲,要“出现、表现、奉献”,要跟别人分享,不要怕讲不好。她提醒她们,要讲得通畅:“先讲哪一句、后讲哪一句都是推敲过的。”

5个东北大妈纷纷点头,学习结束后,她们都觉得明白了很多,回家就要开始练习。这时候,一个东北大妈看到了林怀德,跟他打招呼:“你还活得真不错。”然后对我们说起林怀德第一次来参加培训的场景。大妈说:“他刚来的时候一直在问这个是什么?再讲一遍,一会儿又问,这是真的不?完了还问各种问题。我跟你们说,他可真磨叽,浪费不少时间。”

林怀德显得有点尴尬,他说:“我不在乎这些,我就在乎安全。我现在连查开源代码都会了,好多人都不会。”

那个东北大妈也谈了自己的经验:当初王总给她咔咔讲,她不听,直到自己亲自操作,卖出去一个开普币才信。她还提到,当时王总给她推荐了一本书,叫《财富第九波》。

“我现在是在第五波晃悠呢。”她很有力量地说。

培训结束后,我和周永梁坐同一班公交。夜已经很深了,北京的天际线隐没在一片光影中,公交车穿梭在这个国际化大都市。在车上,我问他投不投。他说:“听那意思就是一种赌。”谈起李伟业的时候,他不相信他是千万富翁。

他知道这种平台骗人的多,但还是想赌一把。我问他:“你家人会同意吗?”他说:“家里人不管我的事,反正稀里糊涂。人都想赚钱,这是人的通病。其实百万富翁就行,不然错过了,一辈子也没机会挣这么多钱了。”

但过了几天,他又对我说,不投了。因为他是后来者,已经不赚了。

其实,自比特币、区块链诞生,割韭菜现象就持续发酵,争议不断。它们之间发生的故事越来越多、越来越离奇:有特型演员出现在海南省的一个区块链论坛,还有自称小妖精的美女搞盘丝洞区块链,甚至传出洪门的一个黑帮大佬发币。但这项代表未来的技术创新至今仍未出现实用性的产品,区块链最终路归何处,可能需要更多的事实去验证。

相关推荐
寒冬里 稳定币带来的也许是更加寒冷
政策的趋严,之前ICO的公司会不会一家一家清查呢?现在的这些稳定币,无法带来春天的曙光,那什么时候央行的法币数字化会落地呢?央行法币数字化会拯救加密货币的行情么?
Google终于表露了真实想法:加密货币并不是真正的金钱!
Google终于还是表达出了他对加密货币的真实感情。也许并不是有意的,但在最近的一则广告中,搜索巨头Google半开玩笑的对加密货币这种新生的资产类别进行了抨击。
Token机制不分权谈什么去中心化 160年前就有人在讨论了……
原来,160 年就有人在思考关于如何制约无限的发币权以及如何创造一个稳定的货币流通体系。这篇文章主要分享这本书,希望可以给区块链领的从业者以及关注这一领域的读者一些思考和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