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

    App

    扫码下载APP

  • 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投稿

  • 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

    登录

  • 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注册

挖链独家 | 我们问 EOS超级节点竞选者答
曹彪 06-01 18:4281937

以巴菲特为首的传统投资派对数字货币攻击再三,是知途者还是落后者?EOS声名鹊起,温州帮高调入场,逐利?蹭热度?节点曝光度节节攀高,是蓄意炒作还是不得已而为之?V神与BM口角升级,以太坊与EOS会不会是下一个微软和苹果?更多精彩,尽在EOS专题集锦《我们问 竞选者答》。

本期答题人是EOS Beijing联合创始人孙玉石、EOS引力区创始人廖洋阳、EOSChainClub创始人Higer、JRR.CRYPTO创始人兼CEO合伙人陈敏涛和HelloEOS创始人梓岑

挖链网:在节点竞选过程中曝光度高往往意味着炒作,而真正在做事的团队一般都是默默无闻的?

孙玉石:首先不要把利益和动机完全对立起来,在几千年以前孔老夫子都说过“世上之事义利二字而已”。义和利是世界上所有人做事的动机。我们不要把这个所谓“义”的道德标准抬高而忽略了利益。纯粹是基于信仰来加入其中,这种动机并不能持久,它更像是一种突发性的爱好,这种东西更像是脉冲式的,而有利益加持的动机才是最持久的。

廖洋阳:短期的行为始终是暂时的,最重要的是关注长期的发展。如果你做的这个事情足够好足够靠谱,那么时间会证明一切。

Higer:这就像美国的大选一样,如果你希望选民认同你的理念的话,你就必须要站出来发生。那么EOS节点竞选也是一样,市场上存在很多行为,炒作是一种很正常的情况。

挖链网:EOS超级节点竞选已经演变成巨头之间的游戏?

梓岑:EOS超级节点竞选不会变成巨头的游戏,投票权都在社区手里面。而且从BTS过去的历史我们也能看到,那些中小市值的代币持有者决定权是相当大的。我可以明确的将,某一些看起来热度很高的,比如说大V,他们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孙玉石:显然EOS超级节点竞选不可能是巨头之间的游戏,有这个说法的人肯定是不理解EOS基本的投票规则,它是实时投票的。可能你现在是巨头,但是随时有可能被投下去。所以连续不停歇的投票机制就代表EOS超级节点没有任期。没有任期最直观的改变就是可以规避垄断的可能性。

廖洋阳:现在有这个趋势,进入到EOS超级节点竞选的组织的确在实力资源上越来于强。巨头会成为这个生态里重要的一部分,但是随着市场筹码分散和社区认知的增加,巨头能起到的作用一定是越来越小的。

Higer:确实有一些巨头持票非常高,但是在EOS这个大生态中还有一些大量的持仓者分散在不同的社区当中,他们能够集中起来给一些真正愿意建设EOS生态的人投票的话,巨头之说也就不复存在了,这个生态的多样性就注定没有哪一方可以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挖链网:温州帮暴力输出EOS,是为了蹭热点还是为了赚钱?

梓岑:没有任何一个人或者任何一个团队会出来蹭热点。而且温州帮的事情给EOS带来了很高很高的热度,很多其他圈子的人把注意力也放到了EOS超级节点竞选这件事情上来了。这就已经足够了。DPOS这个生态的魅力就在这里,无论什么人怀有怎样的目的,那么最终他们都能在这个生态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而最终这些合力会形成一个合力,会明确一个方向,这就是所谓的自我治理,自我进化。

陈敏涛:首先EOS是一个开放的公链,它要足够硕壮,整个经济模型足够好,要有自我进化的能力,才能够抵挡一个又一个的冲击。

廖洋阳:温州帮的加入本身就说明EOS这个生态的巨大吸引能力,从整个EOS生态的角度来说,短期我们看不到温州帮对EOS生态有任何的破坏力。如果再从长期来看,温州帮如果除了钱还能输出更多的东西,我们是欢迎他们与我们一起为这个生态做出贡献的。

挖链网:罗杰斯认为,任何短时间内上涨百倍千倍甚至万倍的东西都是泡沫?

梓岑:区块链过去这么多年的历史告诉我们,传统的投资逻辑在这个时代这个领域已经不适用了。就像曾经的工业革命时代,我们用传统制造业估值模型去评判谷歌Facebook这样的公司,大家是不敢想的,并且也是不能理解为什么谷歌能有这么高的估值,现在我们用传统互联网的估值模型再来看区块链项目的话,同样也是不能理解的。

挖链网:有人把EOS与以太坊的战役比喻成当年微软和苹果的战役,你怎么看待这个观点?

梓岑:首先超越ETH并不是EOS的目标。以太坊有自己需要解决的问题,而且从目前来看他们要解决的这个问题是非常有难度的。而EOS是区块链技术发展到现在以来,第一次有机会可以大规模商用,第一次有机会可以吸引百万级千万级甚至上亿的用户规模的技术,这是以太坊想都不敢想的。

孙玉石:我觉得EOS和以太坊之间不存在所谓的战争,他们更像是一场竞争。因为你从EOS白皮书上可以看到,包括BM本人对于EOS的期待就是现在以太坊被人所诟病的地方。竞争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有竞争才有发展,所以我认为EOS是基于以太坊进行了一个非常大的改良,但这很明显不是一场战争,因为战争代表一方失败一方成功,但目前EOS的崛起和它基于以太坊的改良肯定会激起V神想办法加快对以太坊优化的脚步。这两者是可以共存的,因为有竞争才有发展。

廖洋阳:我觉得完全不能这么比喻,但是我理解你的意思。的确这是一场旧的势力与新势力的比拼。但是不能说EOS现在是一个苹果级别的创新,它未来的路还很长,所以我们不能用捧杀的角度来看待EOS。

挖链网:有人把EOS超级节点竞选比喻为守护者与投机者的比赛,你怎么看待这个观点?

孙玉石:在这个市场里面,守护正往往被认为是正义的一方,而投机者往往代表短期的逐利者。我认为这两股力量本身并没有过错,因为从EOS这个现象来说,目前币价的增长是吸引散户和大家眼球的一个点。而价格方面包括了两个方面,第一个是长期价值,第二个是短期价格。短期来看是需要一些投机,才能引起波动。而长期的价值才是看它内在的技术,发展,落地的可能性,以及其他种种方向。所以我认为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重点是在于能否平分秋色。

陈敏涛:所谓投机者的加入首先证明了EOS的成长性。而所谓的守护者可不可以理解成技术社群,如果前面没有技术社区站出来告诉大众我们有哪些能力,能够给社区带来哪些技术的进步,实际上就不会有投机者进入到这个生态中来了。

Higer:超级节点竞选除了有一些社区的参加、还有一些像矿池、交易所也加入了超级节点竞选,它们是纯粹的代币持有者,它们参加节点竞选的目的是什么我是抱有怀疑态度的。而一些其他的就是纯粹为了建设EOS生态的节点来说,我更认同他们的理念,我也希望这样的竞选者可以获得大家的选票。

相关推荐
挖链晚报 | 新加坡当局推进新的加密货币支付服务监管框架;泰国央行短期内不会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澳本聪:XRP是加密领域最大的骗局
新加坡教育部长王业权代表副总理兼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局长Tharman Shanmugaratnam,将《支付服务条例草案》提交议会审议。《条例草案》规定的受监管的支付服务包括数字支付令牌服务,对其定义为“购买或出售数字支付代币(加密货币),或提供允许人们在新加坡交换数字支付代币的平台”。
博链财经独家专访李笑来:自比跳跃的青蛙,一辈子跳来跳去
一年内的都是短期判断,而所有的短期判断都和抛硬币差不多。
放量下挫,跌破中长期支撑 |区块链周报1118
专题:BCH分叉落地,双方的胜负仍然悬而未决。目前以比特大陆为代表的Bitcoin ABC一方稍占优势。本周专题简单介绍了本次算力战相关的背景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