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

    App

    扫码下载APP

  • 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投稿

  • 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

    登录

  • 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注册

挖链独家 | 追问EOS专题(一)HELLOEOS
麦麦 05-18 09:4221039

视频地址:https://www.walian.cn/video/72.html

马婧:挖链网挖出区块链价值,各位好,我是马婧。EOS超级节点竞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状态。在倒计时的阶段,我们特意邀请到几位竞选者做客今天的挖链网,一起来追问EOS。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梓岑,欢迎你。EOS超级节点竞选已经进入焦灼的状态,而竞选者则是鱼龙混杂。用水深,火热这个成语来概括市场上的情况一点不为过。当然,市场上也存在这种声音,他们认为市场现在骗子很多,傻子已经不够用了,您怎么看待这个观点?

梓岑:EOS超级节点经济模型是一个非常天才的设计,它用一个激励模式吸引了众多目光。在过去的一两个月里,EOS本身并没有为这些宣传付出任何代价。尽管EOS已经足够强大,但是这并不意味EOS已经百分之百覆盖所有可能的用户,所以这些宣传是非常棒的。

马婧:我们从很多媒体报道中也感觉到您的观点非常鲜明,犀利。我非常关心您其中一条观点,你把目前比较成熟的公链以太坊称作是乐高玩具,如果以太坊的承载力和性能限制了它的长远的发展,只能成为玩具的话,那它是不是该把接力棒传接下去了

梓岑:EOS是站在巨人(以太坊)的肩膀上。我们从来不否认以太坊在行业内巨大的影响力。可以说,以太坊的出现让更多人真正看到了区块链到底能做什么?但是因为性能瓶颈和转账的成本过高导致它只能承载几万用户,因此它只能成为一个玩具。

马婧:也有很多媒体的报道指出以太坊上面的内容很多都是属于资产方面的炒作,导致它上面有价值的DAPP不多,那么站在巨人肩膀上的EOS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梓岑:因为在EOS或者是以太坊上运行智能合约并不是太难的事情,所以在将来EOS上面也会有很多垃圾的DAPP,这个很正常。当然,在以太坊上面运行DAPP和EOS未来很多的DAPP,有百分之九十都是水货,将来都会消亡。

马婧:DAPP上面系统的发展可能是一种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的态势,它也是要符合经济学的规律。包括它在这个经济系统里要找到自己的盈利点,而不仅仅是靠炒作。

梓岑:社区的强大与否决定了这个区块链项目最终能走多远,所以在区块链的世界里社区为王。就我目前所看到的,EOS社区的整体素质稍稍高于其他社区。

马婧:EOS社区的热度包括活跃度都非常高,你们是怎样去持续发展来维持社区活跃度的呢?还是现在的活跃度已经达到了一个高点?

梓岑:我们一直在强调共识。早期的共识是小部分人所形成的很小的群,然后再慢慢往外扩散。其实EOS也应该按照这个轨迹发展,但实EOS的实力足够强大,它的开发实力、代码提交速度、代码质量以及运营能力都是我们可以看到的。所以超级节点这个模式,早期能够吸引这样的规模以及热度的社区是完全可以想象的到的。

马婧:这样高热度高活跃度的社区才是一个壁垒,从技术方面来说它是在开源的项目当中无法形成。

梓岑:社区的力量是一个区块链项目的核心力量。EOS没有对手,就算是号称从技术上超越,但是社区并没有达到EOS这样的规模。因此单单是性能优势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最终决定它成功的因素是操作系统生态繁荣程度。

马婧:这个生态的养成需要多久?

梓岑:一到三年。如果6月份主网上线顺利的话,半年之内就可以看到一些生态的雏形。接下来的一年就是会有特别优质的DAPP开始落地了。一方面,EOS开发团队本身就一直在完善底层架构以及其他问题。另一个方面是BM的团队也在努力往前推进,这是需要时间的。

马婧:中国加入EOS超级节点竞选的速度非常之快,从最开始的两个,在短短的40天之内增加到了28个,现在可能还在持续增涨,远远的把美国甩到身后。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市场的焦虑,你怎么看待这个观点?

梓岑:无论是从社区运营还是技术维护甚至是公关PR,中文社区都比英文社区做的要更好。

马婧:您作为参与者角度什么样的项目能进入你的眼帘和视野?

梓岑:社区的代表,引力区、佳能,佳能团队技术也很强。技术派更多会提到cybex,然后EOS store这种新军,最强的是资金运作。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每个团队都有自己擅长的事情,其他团队会补齐它们的短板。所有节点竞选者并不是对手,而是一个团队,相互配合来为EOS生态做贡献。

马婧:在这种竞选机制当中,独善其身的话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树敌不如结盟?关于这个观点,你怎么看?

梓岑:组建联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有一种情况可以达成结盟,就是有个足够影响所有的投票结果的核心。那么在所有团队都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是完全不可能平衡中间的利益分配。现在所有节点团队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牌都放在桌面上,来告诉大家我这个团队擅长哪些不擅长哪些,大家进行互补。这是我们唯一能够达成的共识。

马婧:之前做客我们节目的嘉宾提到过POW有点像原始社会,力气大的人说了算,而POS则是过渡到资本主义社会,谁有钱谁说了算。你刚才提到的DOPS这个机制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有钱人越来越多,所以出现了代理人这个概念,因此DPOS就是在效率和性能当中的一个平衡点。

梓岑:POW和DPOS的区别可能就在于,POW让大家看到矿石的算力精度,而DPOS就是最去中心化矿。

马婧:它是一个内生变量而并不是绝对的方向。它需要放在不同的系统当中权衡利弊。

梓岑: POW和DPOS没有对错。POW有自己完整的一套体系,这两种方式都是有认可这套体系的去填充各种不同的拼图,去成为其中的拼图从而构成一个完整的生态。

马婧:谈到EOS的DPOS就不得不提到贿选这个问题。之前也有人说过,它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是存在的,也是不可避免的,你觉得短期和长期EOS该怎么去规避这个风险?

梓岑:我只想说一句话:你有种贿选试试看!要不然你参与一下试试看,出来竞选,看看能不能贿选。如果说贿选还能够在这个生态里面有它的生存空间,那这个生态本来就有问题!

马婧:你之前也回应过,关于EOS节点竞选分红的问题,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拿着钱去做什么事情?

梓岑:只要你觉得这个事情是值得的,然后你报告给股东,报告给所有持币人,持币人认为你做的是对的,就没有问题。当然,最公平、简单的分红方式就是燃烧,就是发给我的这个币我不要,直接把它销毁掉,就相当于按比例原路返回给所有持币人,这是最简单也是最懒惰的分红方式。

马婧:你如果当选了会在哪些方面做一些改进?

梓岑:第一我要用标准公司化的运营模式来运作节点竞选团队。而公司化的运作就意味着公司会有更标准的财报、更加固定的团队构成、更加合理健康的部门协调、也意味着更多更大可能的资本的进入。

马婧:我以前看过很多关于你的报道,感觉上你是一个充满狼性,非常激进的个性,但是今天跟你沟通之后,我发现某种程度上你还有一丝洒脱,就是你提出达尔文那个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个项目到底靠谱还是不靠谱,谁说了都不算只能等待市场的答复,因为你也在市场的浪潮当中,所以我觉得你很坦然。就让我们就拭目以待。

那今天我们节目的结尾,您知道我们今天的这个主题叫反问EOS、追问EOS。那么您对于EOS这个生态有什么需要去提问的?

梓岑:英文社区什么时候才能放下对中国节点的戒心和排斥?可能惟一的解决方案是不断的沟通,不断的将我们的实力展示给他们。

马婧:非常感谢梓岑做客我们今天的大咖说。

相关推荐
数字冷钱包,就是把钱包放冰箱里冷冻起来?
数字冷钱包,就是把钱包放冰箱里冷冻起来?
2.6 看透一切,何惧涨跌,今日起关注ETH。
2.6 看透一切,何惧涨跌,今日起关注ETH。
物联网与区块链结合:下一个增长引擎?
作为有望颠覆商业的最新技术,区块链曾受到大肆炒作,在关注度上能与之相比拟的似乎只有另一热点——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