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

    App

    扫码下载APP

  • 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投稿

  • 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

    登录

  • 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注册

挖链独家 | 国际金融巨头跑步入场加密货币行业 留给中国的时间不多了
曹彪 05-04 19:0635667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建鹏近日接受采访时认为,监管上的“一刀切”,从结果上看,并未达到当初的目的。未来的监管,还应该给数字货币“留条活路”。

事实上,自从去年中国禁止虚拟货币,并关闭所有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后,虽然国内风平浪静,但国外早已风起云涌。对中国而言,数字加密货币经济全球形势已经到了“时不我待”的关键时期。

国际金融机构跑步入场

近日,纳斯达克(Nasdaq)首席执行官Adena Friedman在媒体采访中表示,时下形势将越来越有利于数字货币的发展,纳斯达克一直以来都密切关注数字货币行业的发展,如果法律允许,将来或将成立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据媒体报道,纳斯达克或将在今年10月上线数字货币交易。

更早之前,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先后上线了比特币期货,为交易所提供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打开了先河。4月25日交易记录显示,两家交易所合计交易了约6.7亿美元的比特币期货,创历史新高。

美国的纳斯达克是世界最大最成熟的股票市场之一,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则是全球期权期货交易所的领头羊,他们的一举一动备受资本市场关注。中国的新三板和期货交易所建设与发展,多有借鉴纳斯达克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经验。据挖链网了解,为了更好地监管数字货币,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已经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开始进行协调监管。

全球领先的传统交易所纷纷踏足加密货币,新兴的专业加密货币交易所发展速度更不容小觑。不久前,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币安透露,其2018年一季度利润达到2亿美元。有人进行比较后发现,币安一季度利润甚至超过了德国最大银行——德意志银行。要知道8个多月前,币安还不存在。

也正是因为币安,使得马耳他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南欧小国,一举成为加密货币交易“第一大国”。摩根士丹利一份有关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报告指出,虽然英国是数字交易所最多的地方,其交易量却不及排名第22位的马耳他。得益于积极的监管规定,马耳他先后得到币安和OKEx的青睐,逆袭成为全球加密货币交易量中所占份额最大的国家。

根据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目前所有加密货币的总市值已经超过4500亿美元,单日交易量超过250亿美元。另据公开信息显示,全球已有超过3000万人已投入加密数字货币领域。

面对加密货币不断增长的市值和投资需求,除了交易所之外,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对冲基金、金融财团也开始跑步入场。日本金融服务巨头SBI集团发布了SBI虚拟货币计划,将于今年夏季推出数字货币交易所;洛克菲勒和索罗斯财团着手进入数字货币交易领域;高盛正在准备涉足新的数字货币市场,开始交易比特币期货……

中国正在丧失数字货币话语权

国外各大交易所纷纷推出加密货币交易,加密货币专业交易所快速成长壮大,巨头金融机构涉足比特币交易,这些都说明数字加密货币在逐步被主流社会、金融机构所认可,也意味着数字货币的合规、监管正在逐步完善和落地。

相比而言,中国对加密数字货币的“一刀切”政策在当下大趋势之下显得有些跟不上脚步。面对可能成为未来创新经济主流代表的加密货币,中国正在丧失话语权、定价权和监管权。

4月16日,《人民日报》发文讨论数字货币时认为,无论是传统“私人货币”,还是类似于比特币的新型“私人货币”,都对各国货币当局的“货币权力”带来影响。但是从技术角度来看,全面禁止数字货币难以实现,各国更多着眼于交易中的底线监管与投资者保护,如反洗钱、市场操纵等。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2月28号全球银行业展望报告中提出,虽然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存在着一些问题和风险,但这并不能抹杀数字货币所具有的创新潜力,同样也意味着我国可在全球金融创新浪潮中置身事外。我国在研究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方面起步较早,未来我国应该积极参与数字货币的全球治理,提升中国在数字货币发展及监管规则制定等方面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央行条法司研究者吴云撰文称,数字货币是堵不住的,堵的结果只是交易转移到国外,交易至于国外的监管之下,等于中国拱手放弃监管权。如果交易所在中国,中国完全可以将监管权植入数字货币交易中,通过对交易的监控逐步发展并总结对数字货币交易的各种监控技术手段和相关监管规则。由于数字货币是跨国的,通过对数字货币的监管,中国的监管权通过数字货币延伸到其他国家。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区块链与产业金融研究院负责人刘洋近日在厦门论坛中强调,中国由于目前尚未针对数字货币进行立法,具有中国主权的数字货币仍未发行,数字货币的评估标准还没有出台,不应对所有的数字货币、虚拟货币“一刀切”,但依旧要警惕数字货币等区块链应用遭遇强监管风险。

财经专栏作家肖磊最新文章指出,随着对数字货币市场不断增多的动作,美国正逐步梳理出一套数字货币的监管体系,而这套体系将会变成全球标准,然后将市场驱赶至几家可控的交易所,全球就不得不向这个中心靠拢。中国在这个领域应该有一定的紧迫感,当别人已经开始考虑如何把交易更集中,如何更好的保护投资者,如何规划未来的监管体系,以及从全球视角去制定更大的战略计划的时候,我们还在自我陶醉的讨论,区块链要不要跟数字货币分开来看的问题。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主席J. Christopher Giancarlo本周在洛杉矶举行的Milken Institute全球峰会上表示,我们有必要尊重这代人对比特币的兴趣,而不是嘲笑;有必要花点时间,采取真正经过深思熟虑和前瞻性的政策举措。

历史中曾经的困惑与抵触

数字货币的发展轨迹,在某种程度上或许能够从历史中寻找到答案。

日本在线经纪公司、Coincheck的收购者Monex Group的首席执行官Oki Matsumoto近期发表言论称,1980年时,衍生品的概念是令人困惑的,当时只有类似火箭科学家层次的人才能理解,监管机构也很讨厌衍生品。但不久之后,监管机构就真正地接受了它们,世界上最大的学校也都开设了金融衍生品的相关课程。如今数字货币世界里发生的事情与上世纪80年代的衍生品市场非常相似,该领域的监管框架迟早会被调整到适应它们的发展。

曾几何时,我国也将商场的购物券和购物卡视为“代币票券”而从严打击。1993年国务院发布《关于禁止印制、发售、购买和使用各种代币购物券的通知》,2000年央行《关于对购物卡性质认定的函》等相关文件所认定的“代币票券”即包括商场发售的购物卡,当时的监管部门忧心忡忡地认为这“实际上是一种变相货币,有些大中城市已出现了代币购物券的黑市交易,直接影响了人民币的信誉”。直到2010年《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和2012年商务部《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先后将多用途和单用途预付卡纳入监管为止。如今,没有人担心家乐福的购物卡有发行代币票券的法律风险。

今年3月份,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率团出席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周小川指出,中国支持就加密资产和数字货币问题在G20下加强政策协调。他同时表示,金融部门要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目前看加密资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存疑。

4月份,针对如何从“制造大国”迈向“制造强国”,工信部总工程师陈因表示,未来,中国在工业领域将主要做好四方面工作,其中推动区块链等热点产品及服务创新研发是其中一项。

当区块链成为改变生产关系的技术,成为下一代互联网时代代表时,加密数字货币则是区块链体系中权益和价值流转不可或缺的因子。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区块链与加密数字货币相辅相成,不可分割。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快速发展,或许中国虚拟货币的“解禁令”将会很快到来。

相关推荐
挖链晚报 | 新加坡当局推进新的加密货币支付服务监管框架;泰国央行短期内不会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澳本聪:XRP是加密领域最大的骗局
新加坡教育部长王业权代表副总理兼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局长Tharman Shanmugaratnam,将《支付服务条例草案》提交议会审议。《条例草案》规定的受监管的支付服务包括数字支付令牌服务,对其定义为“购买或出售数字支付代币(加密货币),或提供允许人们在新加坡交换数字支付代币的平台”。
博链财经独家专访李笑来:自比跳跃的青蛙,一辈子跳来跳去
一年内的都是短期判断,而所有的短期判断都和抛硬币差不多。
放量下挫,跌破中长期支撑 |区块链周报1118
专题:BCH分叉落地,双方的胜负仍然悬而未决。目前以比特大陆为代表的Bitcoin ABC一方稍占优势。本周专题简单介绍了本次算力战相关的背景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