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

    App

    扫码下载APP

  • 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投稿

  • 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

    登录

  • 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注册

比升资本创始人邵建良:中美区块链差异
折木 04-30 09:5827829

在美国公布的APPstore中区块链APP的数据上来看,美国远远超过中国,但是社会上又有很多不同的声音说美国区块链的发展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永远趋于世界尖端科技的美国落后呢?中国区块链的落地项目又为何落后美国半数之多呢?今天《大咖说》请到了邵建良先生将为我们全面解读中美市场差异,从新的维度解析中美区块链市场中存在的问题。

视频节目完整版:https://www.walian.cn/video/63.html

马婧:科技创新改变人们的做事方式,技术创新改变社会的组织结构。互联网是技术创新,区块链更是技术创新,而这种带有强叙事性的创新技术正在不断地成为全球热议的焦点。而区块链这个领域随着参与主体的不断加入,竞争也是日趋激烈。今天我们非常荣幸的能够邀请到一位斜杠人士,他的阅历非常的丰富,也将会给大家带来多维度的解读,他就是比升资本创始人,迭代区块链创业营发起人邵建良先生,欢迎您!

马婧:前段时间,迅雷的陈总,陈浩曾经说过“区块链的可以给中国一个超越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机会”,那对于我们来说还是要从实际出发,中国也确实在这方面有一定的进步。比如说在区块链的专利的排行榜上,前十名当中有七家是来自于中国的,而美国只有区区两家。请问,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事情的?

邵建良:我认为专利申请它仅仅只是一种现象,固然我们做一些应用去申请专利是好事。但是,怎样的专利是能够真正用于市场,这个是更重要的。我们不以数量取胜,我们是以质量取胜。比如最厉害的项目是谁做,那么相应的哪个方向就比较强大。

马婧:不能一概而论。刚才您提到中国的市场大,中国的市场活跃度也更高一些?

邵建良:我觉得有可能是因为中国人数众多因此人口红利就比较多,第二个是因为中国这几年的财富快速增长。所以在某些方面,我们的投资意愿可能会增强。

马婧:而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很多人都在说中国做底层技术的人员太少,我也在往期的节目里跟嘉宾讨论过这个问题,他们都说这是一个侧重点的问题,大家的目光更多的是放在这个应用怎么落地。但现在中国已经更多的在底层技术这个方面进行布局了。

邵建良:这个主要集中在一些高校,清华北大都有这个领域的涉及。其实也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高校都非常关注前沿领域。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现象。包括美国硅谷,主要也是因为在那边有市场不可逆以及这些高校在支撑。我觉得就像刚才说的,中国先在专利数量上面先做一些领先,从而让我们质量也得到改善,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好的。我们中国优于在这个应用这个领域是源于中国市场大,我们可以把好的东西拿过来应用,就能够创造非常大的一个社会的一个经济效益。而再往后看,当市场上没有更先进的技术让我们学习时候。我们也会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也就是说好的东西我们都拿来用了,但是之后没有好东西可以应用了怎么办?所以我们还是得专注到做这个最扎实的基础的东西。现在在区块链领域的投入,我认为接下来的国内的一些技术团队,包括高校可能会慢慢地在这一个领域也可以跟世界同步。

马婧:在区块链应用方面,美国对比中国是不是偏保守一些。之前有一个报道上面提到,很多美国的区块链应用的人员,他们都在专注的研究到底能不能不通过区块链,在研究区块链到底改变不了什么问题。他们在反复的进行推敲,偏保守大概就是在这个方面。

邵建良:对,另外美国的保守体现在制度的完善,在美国要做好一件事情,它的法律相对是比较多,条文也相对来说比较多。其实在今年年初,美国议会的听证会上面,也能看出有很多企业积极的跟政府相关机构做一些沟通,把行业的声音进行传递,然后在做事情的时候也是,尽可能的保持跟政府高度一致。所以就这点上,虽然美国可能在开始做事情之前会慢一点,保守一点。但是一旦它得到了许可,它的生命会维持的更久一些。

马婧:我前段时间看了美国自然杂志的一个报道,它里面一句话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您来给我们解读一下。它说区块链是伟大的思想和技术的革命,但是具有两种形态,一种是在技术天才的头脑里,一种是在微信里,这种认知偏差您怎么理解?

邵建良:这个还是中美文化差异的问题,刚才其实提到了很多相似之处。我也会经常加一些国外的社区,对比中国的那些社区。我们会看到比较大差异,在国外的社区里面我们会看到用户更多探讨这个到底解决什么问题,就是我们希望通过这东西能做些什么,然后,这东西哪里不好?我会提出一些建设性的建议,当然前提是真实的粉丝,真实的人,这个我觉得就是我所感受到的。中国也有这样的社区,但数量不是很多,在中国大量的社区可能讨论的是,这个东西能不能赚钱然后经常会听一些所谓大佬的言论,就是那些大佬可能并没有对他所投资的行业或者从事的行业去更深入的去理解。所以中国对于这个技术的关心和对这社会的这个效率改善可能关注会不多。

马婧:我觉得您给我们提供的这个视角非常好,您走访了不同的国家的社区,可以看到最直观的差距。那其实你们现在的公司也在进行赛道的布局,也是在看一些项目。走访了这么多的社群,什么样的项目是你们会持续锁定,并且会持续关注?

邵建良:我们看两个指标,一个是数字货币的整体的一个持续的一个增长。第二个是因为全世界社区的热度和参与的人数在不断地增加,这代表的是全世界的共识,也是共识的知识他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量。我们现在这个投资商的逻辑也是基于怎么样能够更好地让这个生态长期可持续发展,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目前比较关注的这个赛道。第一个赛道是基于一个区块链的底层的一个研发。有人说现在区块链的底层技术有点像我们早期的Daos操作系统,就是有我们能解决问题特别是能解决信任问题。但是不能解决在商业领域的一些高并发的性能问题,就是在公开和透明这块我们做到了,但在性能这块还是比较低,所以说这是目前遇到的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是我们现在看的比较多的底层项目,是希望能够在共识和信任之间寻求平衡,然后基于这个赛道其实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企业已经在做了。

马婧:已经在做,那做成形成规模多吗?

邵建良:区块链这个行业更多是先出白皮书,先讲我们的理念,然后再往后推进,这个情况现在非常多。但是也有一些,在dapp上的代码更新的频率,以及他们现在发布测试版有些东西出来像那个基于以太坊的侧链闪电网络,基于比特币的闪电网络侧链,最近都已经开始出来了。当然离真正的成功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至少把原来我们探讨的一些技术上的问题已经开始投入实际制作阶段了,大家关注点其实还是在这个底层的建设上面,因为没有底层的这个基础设施建设,就没有我们现在的未来的商业模式应用落地。

马婧:就摇摇欲坠,就像大楼一样。

邵建良:不能做无本之木的事,这个是我们非常关注的。为此我们从去年到今年这样的项目也布局了不少,第二个方向就是围绕整个生态可以更好地去方便我们的从业人员以及用户去使用这个产品。所以围绕我们这个全球化布局,不仅仅是针对国内,比如我们得交易所钱包,包括我们的社区,媒体等等此类。这一类都是有助于整个生态更好地去传播。

马婧:生态当中的各个元素协同发展,它是慢慢生长出来的,而不是一开始就规划出来的。

邵建良:你看现在这些项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热度,原因就是他的ex做的非常不错,这个跟我们传统的商业模式不太一样,我们可能更多就是商家用户,企业用户,用户的参与感其实比较有限更多的是花钱买服务,而且你有时候服务还不好。但是在区块链的整个社区里面,你会发现用户的参与度还是比较高的,你不仅可以支持这个项目,你还可以成为就项目的使用者,开发者等等,当然还有受益者。最直接就是受益者,不仅仅是第三个趋势,可能我们长期看好。但是在目前的阶段,可能我们更多的是先做研究,就是区块链加商业落地,刚才你也提到的就是这个部分,它的一个主要的前提还是在于我们的操作系统,基础设施要完善到一定程度之后,才有可能大面积的铺开,但是这里面有一些赛道,可能已经能够在那个区块链的应用上落地,源自于就是因为不同的商业领域。它对性能的要求是不一样。

马婧:需要的底层技术是不一样的。

邵建良:我们公开了像比特币,每秒只能支持六到七笔交易,就tps,然后以太坊大概二十笔左右。但是有没有这样的场景,它可能只需要这样的一个性能就可以去存在。比如说一些存证领域,一些可能低频的领域溯源等等此类。

马婧:还有包括高度数字化的。

邵建良:这类可能现在对高并发的需求不高,但是同样非常需要共识信任和公平,这些也有可能在当下就能开始拓展,如果我们在的这个领域,我们就会去做。因为在当下它确实能解决问题,不需要等待很久,也不需要等待中心的不确定性。但是未来高并发的这个商业应用,其实当下它是没办法去实施的。这个事情没有办法落地,那在这么长一段时间你能做些什么,其实就是逻辑上存在问题,类似于这样的项目。我们可能保持关注,保持这样的一个研究。但是在适当的时候等到某一些条件成熟时候,我们就会去布局它。区块链作为新事物,肯定面临很多阻力。因为区块链本身就是技术,在它从零到一的过程当中,其实会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

马婧:就是生长痛的感觉。

邵建良:就是它会有很多岔路需要它自己或者整个社区去不断的去克服,本身它自我就会存在这样一个障碍。第二块就是源于外部的一些问题,这里面分为两类,一类就是现在做的比较大的企业,比如像在我们国内的BAT,在海外就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谷歌苹果Facebook这样的企业,那这类企业在原来的商业模式里面,互联网包括移动互联网这样的一个中介化机构里面,它是获得了极大的话语权,它通过原来的这种信息不对称以及中介化的模式,获得了巨大的利益。那这个利益在区块链里面,可能未来是要被打破,利益会被整个社区分享。这些大公司将在这种情况下面巨大利益的损失,那么对于这些中介机构来说,是一个非常难过的事情,那在某一些环境下面其实他们会有一些保护措施,当然我觉得趋势是不可逆的,只是过程可能会比较纠结,但这是正常的。这些情况是第一层,还有一方面是政府,其实政府很关键他既是我们的推动者,其实某种方面也会有一些阻力,当然阻力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让行业更加规范的发展,就像人在走路,必须得有摩擦力,必须有阻力你才能前进,所以从政府角度来说,长远来看它是助力,但是从中短期来说,适当的阻力还是有益这个行业的,去软着陆的,就从政府角度就是这么一个态度,所以说这样的几个因素,导致这个行业其实预期非常不错,但是前行过程还是有一些,有一些这样的负重。我觉得行业从业人员,我观察到包括我自己,包括我们这些朋友早期从业人员信心是满满的。

马婧:对于区块链方面的发展,各行各业的人员来说,都是任重而道远。非常感谢邵总今天给我们带来全局观,多维度国际化的视角,让我们更加深刻的去理解区块链的发展,稳步有序的发展离不开刚才提到的各行各业的批评,才能够健康的形成一个健康的生态,非常感谢邵总,今天的大咖说就到此为止了。

相关推荐
美国政府拨款80万美元给区块链研究人员
美国政府将资助由加州大学圣地亚哥超级计算中心Data Enabled科学计算部门的研究员和软件架构师的研究人员Subhashini Sivagnanam开发的分布式账本平台。
俄罗斯独立选举监督机构将试点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投票制度
俄罗斯一独立选举监督机构正在试点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电子投票系统。 国家公共监管组织 (NOM)在本周五于莫斯科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这一计划。
美国边境官员测试区块链证书跟踪
美国海关边境保护局(CBP)计划试行区块链技术,以核实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CAFTA)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