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

    App

    扫码下载APP

  • 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投稿

  • 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

    登录

  • 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注册

DApp的迷局 ——生存与成长
币全 03-06 14:3512002

通证通研究院×FENBUSHI DIGITAL联合出品

文:宋双杰,CFA;王新刚

特别顾问:沈波;Rin

导读

DApp(非中心化应用),是一种运行在计算机P2P网络而不是单个计算机上的应用程序。具备代码开源、激励机制、非中心化共识和无单点故障四个要素。自区块链技术产生以来,DApp的数量不断增多。

摘要

DApp(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非中心化应用,与APP(中心化应用:CentralizedApplication)相对应。DApp的数据交互由部署在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完成,具有非中心化的属性。简言之:DApp=前端+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目前可分为操作系统、工具和具体应用三大类。

2017至2018年的区块链DApp呈现出总量稳定增长,阶段性集中爆发,多公链并举的情况,但是整体活跃程度低,并有用户与交易行为集中化的趋势。据Dapp.review,截止2018年12月收录Dapp 2,421个,同比2017年12月增长192%。2017年5月份,ETH公链上新增65个DApp,此后至当年12月份,DApp增量保持63个/月。进入2018年2月份,ETH公链上新增136个DApp,至当年12月份,DApp增量保持138个/月。

在三大公链DApp对比中可以发现:ETH公链上DApp数量最多且分布较均衡但用户活跃度不足;EOS上DApp表现最为活跃,但抽奖等投机类DApp占比较重;TRON公链虽然DApp数量最少但分布较均衡,抽奖类、风险类DApp为TRON带来了较多的交易量与较高的用户活跃度。

对DApp的发展现状进行梳理之后我们认为,当下DApp的发展是困难与机遇并存的。当前DApp市场活跃应用数量少、分类不完整、风险投机类占比较高;矿工横行、“羊毛党”泛滥,安全事件频发;生命周期短,同质化严重,同一DApp多平台运营成为常态。

我们认为,公链性能提升、用户习惯培养、应用多样化、经济模型的探索和应用的真实落地是未来DApp获得长足发展的重要因素。

风险提示:政策监管、代码漏洞、应用无法落地

目录

1 DApp:APP的近亲,智能合约的假面

1.1  DApp:熟悉的陌生人

1.2  DApp=前端+智能合约

2   三大公链DApp发展现状

2.1  DApp数量持续增加,但是整体活跃程度低,并且用户与交易行为有集中化的趋势

2.2  ETH:DApp数量最多,分类较均衡,游戏与抽奖类占主导

2.3  EOS:抽奖等投机类DApp的集中地

2.4  TRON:抽奖类和游戏类DApp是主流

2.5   三大公链上DApp对比

3   DApp前景展望:道阻且长,困难与机遇并存

3.1  DApp发展畸形

3.1.1  DApp分布畸形

3.1.2  矿工横行、“羊毛党”泛滥和黑客的“提款机”

3.1.3  生命周期短,同质化严重,多平台运营

3.2  DApp展望:公链性能是前提,用户习惯是关键,行之有效的经济模型是基础,应用落地是核心

正文

1DApp:APP的近亲,智能合约的假面

1.1   DApp:熟悉的陌生人

DApp(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非中心化应用,自P2P网络出现以来就已经存在,是一种运行在计算机P2P网络而不是单个计算机上的应用程序。DApp以一种不受任何单个实体控制的方式存在于互联网中。在区块链技术产生之前,BitTorrent,PopcornTime,BitMessage等都是运行在P2P网络上的DApp(下文中特指运行在区块链网络上的DApp)。

DavidJohnston(Github)等提出DApp应具备代码开源、激励机制、非中心化共识和无单点故障四个要素。DApp必须是完全开源的,且能够自主运行,任何个体都能够查看应用的代码层;DApp必须具备完整的激励机制,使用Token或其他公链Token(必须根据固定的算法生成),以利于对网络贡献者进行奖励,但是大部分的Token不能被少数实体所控制;DApp可以根据社区提议和市场反馈调整其内部协议,但对所有更改必须通过用户的共识后才能实施;DApp的数据和操作记录必须以加密的方式存储在非中心化的区块链网络中,以避免出现单点故障,数据遗失。

1.2  DApp=前端+智能合约

DApp与APP(中心化应用:CentralizedApplication)相对应。二者的不同之处就在于,DApp的数据交互由部署在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完成,具有非中心化的属性;APP的数据交互由中心化或者分布式的服务器完成。

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由Nick Szabo(1994)提出,是一种执行合同条款的计算机化的交易协议。随着ETH虚拟机(EVM)的出现,智能合约(Vitalik认为ETH上的智能合约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一种persistent scripts(持久脚本))的编辑难度大大降低,DApp数量的增长也水到渠成。

2三大公链DApp发展现状

2.1  DApp数量持续增加,但是整体活跃程度低,并且用户与交易行为有集中化的趋势

2017至2018年的区块链DApp呈现出总量稳定增长,阶段性集中爆发,多公链并举的情况。据Dapp.review,截止2018年12月收录DApp2,421个,同比2017年12月增长192%。2017年中,DApp领域迎来了第一次爆发,2017年5月份,ETH公链上新增65个DApp,此后至当年12月份,DApp增量保持63个/月。进入2018年,DApp增量在当年2月份迎来又一次爆发,ETH公链上新增136个DApp,至当年12月份,DApp增量保持138个/月。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8年3月份开始,其他公链上陆续有DApp开始部署,同年9月份DApp新增155个,其中EOS公链上新增55个,占全部新增总量的35%,此后逐渐稳定在13%上下。在2018年12月份新增的DApp中,其他公链共发布48个DApp,占新增总量的27%。

DApp整体活跃数量占比较低。在目前收录的2,421个DApp中,7日之内仍然有交易行为发生的DApp有404个,仅占DApp总数量的17%,主要由于ETH公链7%的活跃DApp使得整体数据被拉低。

DApp用户和交易额有集中化的趋势。据Dapp.review,DApp日均活跃用户112,597人次,其中56%的用户集中在EOS公链,TRON公链占比21%,ETH公链占比11%,ONT公链占比2%。其余如STEEM、NEO和NAS等未有活跃用户计入在内。

据SpiderStore,在DApp近30日交易额对比中,EOS为7.67亿枚,前20位地址的交易额为1.05亿枚,占总量的12.5%;TRON交易额904亿枚,前20位地址的交易额为82亿枚,占比9.1%;ETH交易额7360万枚,前20位占比0.1%。

2.2  ETH:DApp数量最多,分类较均衡,游戏与抽奖类占主导

ETH是目前部署DApp最多的公链,以游戏类、抽奖类和风险类为主。ETH拥有1228(不包括313个未分类)个DApp,在目前所有公链中位列第一位。其中游戏类DApp有451个,占比最高;抽奖和风险类分别为21%、17%;其他、市场和社交类总共占比25%。

游戏类DApp最活跃,交易笔数最多,但交易量最少;抽奖类DApp活跃用户最少但交易量最大。据Dapp.review对DApp的分类(下同),在ETH公链上近7日交易额前100位的DApp对比中,用户数量及活跃度最高的为游戏类DApp,占比达到56%,紧随其后的是市场(主要为通证交易平台)类DApp,占全部用户日活的18%;在交易笔数的对比中,占前二位的依旧是游戏与市场,分别为42%和23%;在交易量占比中,抽奖类DApp贡献了一半的成交量,市场类占比35%居第二位。

2.3  EOS:抽奖等投机类DApp的集中地

EOS是2018年度最热门的公链之一,当前EOS已经成为了投机类DApp的集中地。2018年前半年的EOS甚至一度被认为有超越ETH的潜力,EOS拥有358个DApp,在目前所有公链中位列第二位。其中抽奖类DApp以207个占比58%,游戏类占比15%。

在EOS公链上近7日交易额前100位的DApp对比中,抽奖类DApp在各个维度中独占鳌头:在用户数量与活跃度中占比达到64%;在交易笔数的对比中,抽奖类DApp为87%;交易量占比80%。

2.4  TRON:抽奖类和游戏类DApp是主流

TRON上的DApp类似于ETH和EOS的结合体,总体分类较均衡,抽奖、游戏与市场类DApp较活跃。TRON公链目前拥有181个DApp,在目前所有公链中位列第三位。其中抽奖类、游戏类和风险类DApp占比较高,分别为32%、25%和18%。

在TRON公链上近7日交易额前100位的DApp对比中,抽奖、游戏、市场类DApp占比较大。在用户数量与活跃度的比较中,抽奖类占比达到66%,游戏类占比20%;在交易笔数的对比中,抽奖类、游戏类DApp占比分别为85%、13%;在交易量对比中,抽奖类占比89%,市场类占比10%。

2.5  三大公链上DApp对比

ETH公链上DApp数量最多且分布较均衡;EOS上DApp表现最为活跃;TRON虽然DApp数量最少但分布较均衡,且抽奖类、风险类DApp为TRON带来了较多的交易量与较高的活跃度。我们梳理了目前区块链行业中三大公链:ETH、EOS、TRON,在DApp总体数量对比方面,ETH依旧保持着一家独大的局面,DApp数量遥遥领先;在DApp分类中,ETH和TRON较EOS更为均衡。在前100个较活跃的DApp对比中,EOS与TRON公链较类似,抽奖、游戏、风险类占比较重。

抽奖、风险等投机类DApp带动了EOS、TRON公链用户活跃度的提升,ETH在此方面则略显不足。在三大公链DApp活跃度的对比中:交易笔数方面,EOS以370万笔拔得头筹,TRON以117万笔位居第二位,ETH比较疲弱,仅有不到5万笔;在用户数量的对比中,EOS以8.6万人排名第一,TRON2.3万人,ETH活跃度较差仅有1.4万人。

EOS和TRON公链的在用户活跃度方面的异军突起,其原因可能如下:

一、此两个公链支持较高的TPS(ETH:约7-16TPS;EOS:约3,000TPS;TRON:约2,000TPS),理论上能够为更多的DApp提供足够迅捷的反馈;

二、由于DApp普遍开源,因此当一个公链中出现一个比较火爆的DApp时,更可能被移植或效仿,如4月份造成ETH网拥堵的EtherGoo在随后被移植到了TRON网;

三、公链项目方在DApp开发方面有一些鼓励与扶持政策,如TRON在2018年12月1日至2019年1月4日举办的开发者大赛中设有100万美元的奖金,最终有114个DApp获奖。由于比赛评奖规则中对每日交易数量(权重30%)有要求,使得TRON公链日活在2018年12月16日达到近期内的最高点43,875,随后回落并保持在30,000上下(tron.app)。

3DApp前景展望:道阻且长,困难与机遇并存

3.1  DApp发展畸形

对DApp的发展现状进行梳理后我们认为,当下DApp面临着诸多问题:矿工横行,其交易流水一度占总流水的70%强;在可查地址中充斥着大量的“羊毛党”,活跃用户不足半数(数据来源:PeckShield,EOS公链账户地址,截至2018年12月15日);反复出现的智能合约安全事故则使得DApp成为了黑客的“提款机”。以上问题导致了DApp外部生态日趋恶化,生命周期普遍偏短且同质化严重,开发团队将DApp部署于不同公链成为常态。

综合作用下,形成了当前DApp畸形发展的态势,但是从长远看,这也是DApp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

3.1.1  DApp分布畸形

与成熟的App市场相比,DApp市场活跃应用数量少、品类少、风险投机类占比较高。Apple App Store自2008年推出以来,App数量持续增长。据Statista,早在2017年1月,Apple App Store已有20个大类,220万个活跃APP可供下载。2018年9月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游戏类App最受欢迎,占全部App的24.86%,其次为商务类,占比9.77%,紧随其后的是教育类App,占比为8.50%。对比DApp数量从2017年5月开始出现高速增长,截至目前近7日内活跃DApp的数量为508个(数据截至2019年1月31日),共分为六大类。其中抽奖类占比40%,游戏类占比24%分列前两位,市场和风险类占比相差不大,分居第三、四位。

3.1.2  矿工横行、“羊毛党”泛滥和黑客的“提款机”

矿工横行和“羊毛党”泛滥已成为DApp发展的一大阻力,频发的智能合约安全事故使DApp成为了黑客的“提款机”。

发行通证是DApp行业中一个重要的盈利模式(如游戏即挖矿)。此举虽然暂时解决了项目方的资金问题,但却直接造成了矿工横行的局面,因为早期进驻的玩家会利用DApp通证的激励机制(定期减半、线性衰减、高频交易等)囤积大量通证以获得通证上涨收益或分红收益,一旦众多获利矿工砸盘离场,DApp的生命周期也行将结束。据Dapp.review对EOS公链2018年11月份活跃用户(与合约发生交互次数>30次)与矿工(与单个Dapp合约交互超过5000次)进行了统计:有11个DApp的活跃用户数不足1,000人,而超过2,000人的活跃DApp仅有3个,活跃用户总占比12.88%。矿工人数占比虽然不高,但贡献了75.59%的交易流水。

DApp为保证市场热度,通常采用一些营销手段,这也成为了“羊毛党”滋生的温床,他们操控大量账号,通过每日登录、完成系统任务等获得奖励。如在EOS主网注册的账户:pralijing123,其子账号多达5,172个,2018年11月部分账号回笼收益1.2万个MEV和235个EOS通证。

智能合约一直是安全事件的重灾区。2018年蓬勃的DApp市场给了黑客可乘之机,甚至有DApp在短时间内被黑客利用同一种漏洞反复攻击的案例,损失惨重。2018年下半年,收录在案的安全事件有19起,保守估计损失超过34.4万枚EOS和1.4万枚ETH。

3.1.3   生命周期短,同质化严重,多平台运营

DApp生命周期普遍偏短且同质化严重,开发团队将DApp部署于不同公链上成为常态。

矿工、“羊毛党”和黑客的存在,是影响DApp生命周期的因素,而部分项目方的投机思维直接造成了项目生命周期进一步缩短。与2017-2018年度Crowdsale火热时冒出的众多“空气项目”类似,部分DApp项目方通过抄袭、未开源等行为快速获利,如2018年4月份,名为Powerof Bubble的项目方,利用未开源合约,在10分钟之内卷走227.7枚ETH。

在通证市场整体下行的大环境下,投机类DApp如火如荼,部分DApp获益颇丰,引来众多仿效者,加之绝大多数DApp开源,使得准入门槛一再降低,DApp同质化现象在所难免。如在2018年2月份上线的《加密国家》,约两周的开发时间,就获得了1,200ETH左右收益;同年4月份PoWH3D发布,“交易挖矿+分红”模式引来众多效仿者,在一周左右的时间里,众多PoXX类DApp涌现出来:PoWL、PoWC、PoWD、PoSB、PoJ、PoWTF等。

由于资金、用户活跃程度或公链项目方奖励等原因,众多DApp开发团队转战于ETH、EOS和TRON等公链,使得不同公链中拥有几乎同样的DApp。在Fluence.network展开的一项针对DApp开发者的调查中可知,超过87%的受访DApp使用ETH主网,EOS排名第二(19%),TRON排名第三(8%)。有10%的受访项目同时建立在多个公链上,如4月份造成ETH网拥堵的Ether Goo在随后被移植到了TRON网。

3.2  DApp展望:公链性能是前提,用户习惯是关键,行之有效的经济模型是基础,应用落地是核心

区块链及DApp的特性使其面临着与互联网和App的直接竞争,虽然实力悬殊但仍充满希望。我们认为,DApp在未来获得发展的关键要素如下:

公链的TPS不是限制DApp发展的决定性因素,但是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高TPS意味着DApp与用户进行交互的高效率。诚然,在2018年下半年TPS已经不再被绝大部分业内人士当做衡量公链性能的唯一标准,但可预见的是,追求高TPS在短期内仍可能是每一个公链的重要目标之一。

用户习惯是阻碍DApp发展的掣肘之一。用户准入门槛高,已经使DApp输在了起跑线上。比如要体验EOS上面的某一个DApp,普通用户需要经历的过程包括:注册账号,购买EOS,下载钱包,注册EOS账户(通常需他人协助)、保存私钥、质押EOS等复杂的流程才能顺利使用DApp。

由于缺乏行之有效的经济模型,多数的DApp,生存问题重于成长。理论上DApp基于智能合约,是非中心化的。但是当人数有限的团体(如公司)对非中心化的智能合约形成有效控制时,单个DApp在运营层面等同于一个中心化的App,目前来看此种情况不在少数(如TRON举办的开发者大赛规定:必须由团队参赛)。此时,该DApp是否拥有行之有效的经济模型直接影响其生命周期。

简要讲,目前DApp的经济模型主要分三种:一是手续费:从DApp内部交易抽取费用以覆盖运营、开发成本;二是发行通证:属于变相Crowdsale,利用通证溢价维持项目团队及运营;三是诈骗。事实上,就目前活跃DApp数量看,行业对DApp的经济模型还处于探索期。

应用落地,依旧是困扰区块链行业发展的拦路虎,也是行业能否爆发的核心。一直以来,区块链被冠之以“空气”的原因之一就是无法为社会创造真正的价值,DApp的出现是区块链迈向落地的第一步,但就目前来看依旧“道阻且长”。

通证市场行情低迷,关注度不足,理论上降低了新增用户的流入。通证市场在2018年持续低迷,在将区块链的泡沫逐渐挤出的同时,也将市场中的用户慢慢驱离。存量用户的不断流失,不利于部署于区块链之上的DApp的成长。

附注:

因一些原因,本文中的一些名词标注并不是十分精准,主要如:通证、数字通证、数字currency、货币、token、Crowdsale等,读者如有疑问,可来电来函共同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