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app_navCreated with Sketch.

    App

    扫码下载APP

  • 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tougao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投稿

  • 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Sign in_navCreated with Sketch.

    登录

  • 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register_navCreated with Sketch.

    注册

港交所正面回应矿机企业被拒原因
火鸟财经 01-25 19:177025

据腾讯潜望消息,港交所主席李小加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称,比特大陆等三家矿机制造商不符合港交所“上市适应性”的核心原则。这算是正面回应了矿机企业上市的可能性或者被拒绝的原因。


什么是上市适应性呢?

那么什么是上市适应性呢?

李小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道:“对于IPO,港交所的核心原则是上市适应性(suitability)。拟上市公司给投资者介绍出来的业务模式是否适合上市?比如说过去通过A业务赚了几十亿美金,但突然说将来要做B业务,但还没有任何业绩。或者说B的业务模式更好,那我就觉得当初你拿来上市的A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还有就是监管之前不管,后来监管开始管了,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还能赚这个钱吗?”

很明显,李小加说的A业务是矿机业务,B业务是AI业务。这段话道出了矿机巨头们的尴尬之处。在2018年中旬以前,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三大矿业巨头的财务报表那叫一个漂亮。但是随着熊市的到来,监管的加强,曾经吸金能力最强的矿及业务出现了较为严重的业绩下滑。

既然矿机业务的持续盈利能力有待进一步考察,矿机巨头们纷纷转型AI芯片。不过尴尬的是,在人工智能芯片领域,他们算是后来者,业内已有大量巨头占据有利地位。


矿机企业能上市吗?

去年5月份最先提交上市申请的嘉楠耘智,在过了6个月的有效申请期后,已经准备赴美申请IPO。

6月份提交申请的亿邦国际同样已经过了6个月的有效期,不过根据香港交易所备案数据库,亿邦国际已于12月20日提交了新的申请草案,准备第二轮冲击。

9月份提交申请的比特大陆,也已经接近有效期的期限了。

不过李小加表示,港交所将坚持程序正义,坚持上市适应性的原则,给公司保留申诉的权利。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亿邦国际和比特大陆要想在港交所上市,几率几乎为零。

难道矿机企业就没有上交易所的“命”吗?

有的!去年6月,一家叫Argo Blockchain PLC的加密货币矿业公司,也成云挖矿公司,成为了伦敦证券交易所(LSE)的区块链第一股,筹资约3200万美元,总估值约为6100万美元。不过这家公司的业务有点不同,它是向那些可能无法建造和部署自己矿机的区块链爱好者出租加密采矿权。

据newsbtc报道,Argo 10月1日至12月4日的销售额增长了146%,该公司已提前超过其2019年1月的销售目标。截至目前,Argo预计年收入为620万美元,高于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时的26万美元。该公司表示截至11月30日的净现金余额已接近1922万美元。


上市难,熊市猛

无论是嘉楠耘智、亿邦国际,还是比特大陆,都在财务报表最美的时候递交上市申请。可是随着熊市的到来,它们的报表必然不复当初的美好,也注定了上市之路的艰难。

据港交所的上市要求,任何新申请人申报的财务区间“必须在上市文件发出之日起不超过6个月。”因此,亿邦被迫披露截至6月30日的财务数据,目前被允许不披露其第三季度的记录。

不过,消息称如果他们想将IPO进程推向上市听证会,亿邦国际将不得不在2019年初向香港交易所披露其第三季度财务报表。

亿邦国际坦诚道:“在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三个月里,我们的收入和毛利润与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前三个月相比大幅下降。”

以现在的情形来看,矿业公司要么趁着账面还有资金支持,加紧IPO的步伐,如嘉楠耘智、亿邦国际;要么暂缓IPO,先考虑生存问题或者转型问题,像矿业一哥比特大陆就采取了一系列的节流措施。

不要以为巨头不会倒下:

上个月,昔日被称为比特大陆劲敌的日本互联网巨头GMO,发布公告称其加密货币挖矿业务因承受了巨大损失而面临重组,该公司决定停止一切的矿机研发、制造和销售活动。

熊市的威力远比大家想象的要大得多。

火鸟财经原创,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火鸟财经”

相关推荐
寒冬不言底 裁员成“共识”
忽然间,“裁员”好像成了大多数互联网公司的年终共识。
对区块链开发人员的需求上升导致新加坡理工学院开设课程
对区块链开发人员的需求上升导致新加坡理工学院开设区块链课程。
一位区块链行业失业者的8小时:“区块链能成全我的野心”
其实,数字币又没有原罪,当一项襁褓中的新科技被资本和欲望绑架,试问坚持信仰的人,谁能有还手之力?